冲击力?无秩序?打破常规?四位艺术家谈当代艺术——

文艺柳州

2017-11-24
+ 速评论
        

塑料夹与书法相互碰撞、摔碎后重整却依旧不完整的陶瓷罐、看起来简易的线条、带有工业金属质感的画……艺术创作不管是传统的或是当代的,都是对美的深度挖掘,但对柳州而言,这些当代艺术形态是亟待开发的处女地。23日上午,“相”当代艺术四人展在工业博物馆机动展厅开展。

陈光辉、胡京、蓝春雷、刘东路这四位艺术家,以自己的灵魂,通过相,或者说是通过“相”的自身语言,捕捉、挖掘、感受,发现“相”的真实本质,以艺术的方式,呈现灵魂抵达灵魂结果。

胡京:是偶发创作,但结合了东西方文化

篆书被夹在色彩之间、塑料水管与VIP卡分头插入、圆圈整齐有序的排列……各种元素在胡京的画作上看似散落排序,实则浑然一体,而且是东西方文化的交融碰撞,要用当代艺术眼光去欣赏。

这些看起来很模糊的东西,实际上是有空间感与时间感的。篆书书法是中国符号,而西方讲究逻辑性与阶梯型,这个体现在一层一层往上叠加的圆圈里。胡京说,一般创作会讲究层次透视、笔墨浓淡等秩序,每个人创作的时候都有自己的秩序,但当代艺术的秩序应该有所改变。东西方元素在当下该如何碰撞、如何跨界是一个问题,所以创作时候,他大胆地将东西方元素结合在一起,让二者相互浸入、相互影响。

活在当下的我在干什么?胡京创作时时常对自己发问。他认为,当代艺术最主要的东西就是观念,而观念又影响着技法,这个跟创作彼时彼刻的状态有很大的关系。作为存在于当下的艺术家,他的创作是偶发的。创作已经成为了生活习惯,我时时刻刻都在思考。同时我的创作又带有主观性,这幅作品上的塑料夹、VIP卡等生活化物件是随手拈来,而后贴在合适的位置。

哇,这些符号很突然,艺术家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?”“这些创作很特别,艺术家思维很活跃哎。参展者连连发出惊叹。

 



陈光辉:当代艺术必须要有冲击力

当代艺术是相对的,不确定的。这两幅作品是头像,本来应是竖着放,现在却横着放,说明艺术带有模糊,带着抽象。陈光辉指着他的作品《相1》《相2》告诉记者,这两幅作品是专门为了这个展览而作,底板是铝片,是他用剪刀一刀一刀地剪,而剪出来的铝条,每条宽窄、大小都不一样,自然卷度也不一。




不同的参展者看到这两幅作品有不同的理解,有些人觉得长宽不一的铝片象征着人,代表每个人都不一样;有些人觉得整块铝片似生活的世界,而依附在铝片即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,男的女的都一样;还有人觉得只要将作品倒过来看成为头像就好了……陈光辉对此也没有标准答案,他认为,每条延伸的铝片都不一样,就如我们的心一般,心大的可以装整个世界,心小的觉得好好生活就行。

远观两幅作品,卷度不一的铝条与平整的铝面,在镁光灯的照射下,向四周发散略有质感的光泽,不得不说,《相1》《相2》两幅作品带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,而与他们一样,带有视觉冲击力的作品,还有摆在桌面的《膨胀》。

《膨胀》是将陶瓷罐摔碎再拼整,看似合一的形状必然带着不完整、带着破碎。好好的罐子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弄?看起来好难受。陈光辉解答:这是一种必然规律。

 "冲击力对于当代艺术作品而言非常重要。陈光辉说,历史经验告诉我们,满则溢,不管是人还是物,过度膨胀必然会炸裂,人类认为以为会战胜自然,但还是要遵循规律,所以要克己服理,遵循道法自然。

或许,这些艺术作品对每个人都是一种震撼。


蓝春雷:单刀直入进行本心

相对于其他当代艺术作品,蓝春雷的线条看起来较为简单,实则不然。放缓前进的脚步,驻足,细细品味藏在每一根线条背后的内涵,我们可以微微感受到虚空的存在,它干净、空灵、穿透,那是精神上的自由,不会堵塞。


线条是最朴素的绘画语言,沿着这条脉络,我们可以看到艺术家的大道至简,艺术家的悟在天成。

蓝春雷认为,很多人认为极简的东西是受到西方的影响,其实我国道家哲学很早就已提倡大道至简,源头是在中国。所以,他用当代艺术去解读“大道至简”,是在找回我们原来的东西,找回最纯粹的东西,回到那最根本的点。

  “中国书画同源,书与画,同质而异体也。艺术的发展,不管是古代还是近代,最纯粹的东西就是线条的艺术。在蓝春雷眼里,艺术讲究纯粹,线条就能做到最纯粹,它表达的是一种很轻盈的心态。


当我们画画的时候我们在画什么?这是我经常思考的问题。蓝春雷觉得,其实并不在于具体画了什么,而要看到画的背后呈现了什么,关键是作品,因为那是修为的整体呈现,艺术家则应该通过形来表达自己内心的状态,表现当时的心境。当代艺术可以抛弃形,单刀直入进行本心。

刘东路:当动物遇上了金属质感

看着刘东路的艺术作品,我们似乎穿越到了童年那些光怪陆离的梦里。那些或在湖边栖息的鹤、或在奔跑跳跃的虎、或在枝头独立的鸟,它们有着精细复杂的机械内脏,天然带着金属质感,与古树、溪流的自然背景形成了对比,有一种视觉冲击力,那是历史与当下,机械与自然的相互碰撞。         


柳州是广西的工业重镇,在柳州出生的刘东路对这座城市的汽车、钢铁、工厂有着特殊的感觉,因此他的艺术世界里充斥着形态各异的机械动物。金属代表着现代、科技,同时也代表着坚硬、冰冷,将机器金属的质感赋予自然界中生机勃勃的动物,如同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矛盾的时代里,刘东路将所有的一切通过浪漫的虚幻主义呈现,试图拉近古代与现代、心灵与环境的距离。


    “作为我们这个时代中一个沉默的个体,这种荒诞和带有黑色幽默的画面呈现,成为我情感的转换和抒发,并寄以一种和谐的方式。刘东路表示。


(四人合作作品)


艺术展开始当天,记者在现场看到了一群柳州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们,他们对每一幅作品都充满着好奇,充满着探索欲望。

梁伟恒便是该校广告设计与制作的大二学生,在他眼里,这些当代艺术作品是新鲜的,那些大胆的设计、新奇的思维在影响着他。陈光辉老师将罐子摔坏然后再拼整,看起来是破坏,实际上这个行为就是艺术。梁伟恒说,在这里感受到不一样的艺术氛围,看到了一些平时不敢想不敢做的表现方式,或许是他以后尝试、学习的方向。


(四人合作作品)




陈光辉、胡京、蓝春雷、刘东路这四位艺术家,通过东方和西方的、历史和当下,个体和整体的碰撞、融合、分离、重组,打开人类文明记忆库里的那时之相,与今时当下的时代精神之相,作为一次灵魂与灵魂的沟通,或试图打开被时间和空间阻隔的灵魂通道,让当下每一个生命的灵魂,以自己的方式,与之沟通,或激励大家去发现、去思考,千百年以来人类文明经验积累、沉淀下来的知识、真理,在当下、在你我、在社会中的价值和意义。


本次展览免费对市民开放,

1123日起持续至123日,

感兴趣的市民赶快去一探究竟吧。


撰稿人:叶露婷

编辑:林喆


阅读37111

网友评论

会员登陆